<dl id="bhzff"></dl>

    <dl id="bhzff"></dl>
      <dl id="bhzff"></dl>
      <dl id="bhzff"></dl>

      梁冬 | 真自在才會有真喜悅

      從知名媒體人到中醫健康產業的實踐者以及傳統文化的傳播者,作為企業創始人、投資人、獨立學者的梁冬,為人低調卻一直活躍在健康圈,他所創建的正安中醫已在多個城市落戶生根,最近,心中孕育多年的“新胎兒”——“自在睡覺”事業群順利降生,梁冬在他的私人空間“自在喜舍”接受了我們的采訪。

      梁冬 | 真自在才會有真喜悅

      梁冬

      做中醫健康事業始自2007 年。印度旅行歸來的梁冬從百度副總的職位上離開,正式開啟了他的中國傳統文化傳播事業。最近,梁冬傾力打造的媒體矩陣群“自在睡覺”悄然問世,在這個以關注睡眠為特色的媒體矩陣群中,梁冬仍在有規劃有深度地分享著他熱愛的生命科學文化。通過“睡個好覺”這個城市中廣泛存在的痛點,可謂戳中萬人心。梁冬的這一舉措無疑在健康領域又打出了一張漂亮的好牌。

      Q&A:

      很多健康機構都在關注睡眠問題,很多醫院以及醫療機構都建立了睡眠中心,推出了睡眠監測中心和睡眠門診。為什么以“自在睡覺”的公眾號方式來切入睡眠這個領域? 是因為個人有睡眠方面的問題嗎?

      梁冬:2013 年我在接受《時尚健康》雜志采訪的時候提到,對于我來說最能堅持的養生方式就是睡覺。想做一個和睡覺有關的事情其實從更早的時候就開始醞釀了。我覺得做一件事情需要像培育一粒種子一樣的“懷孕過程”,這些年來我也一直在考慮睡眠方面的問題。我的睡眠是這樣的:入睡很快,幾乎從來沒有睡不著的時候。但我的問題是醒太早,早上3 點到5 點之間醒來。我開始以為是早年做鳳凰衛視早班節目時落下的“毛病”,需要改正。后來我才發現,我其實只需要調整我的入睡時間。因為我無論多晚入睡都是早晨三五點鐘醒來,那么如果我晚上9 點開始入睡,總體睡眠時間也是夠的。而且,自從做了這個調整,我發現早起真的很好,我的一天變長了,早飯前就已經可以做很多事情。之前覺得早起閱讀是一個很勵志的事情,后來發現,只要你調節了作息時間,一切都自然而然。

      《時尚健康》也一直在號召大家做晨型人,管理人生從管理好晨間時光開始,也推出了“曬早餐”的公號以及社群,在這一點上我們的觀點非常一致。你認為早起有哪些積極的意義呢?

      梁冬:最近我們的“自在睡覺”公號社群組織大家早起打卡,就是鼓勵大家為了能早起而早睡。其實人類,至少是中國人,在很長一段時期里面,都是早晨五點前就要起床的。我們有一個早起打卡社群,幫助大家21 天養成一個好習慣。很多粉絲留言談及自己的感受都是非常積極正面的。很多人覺得早起讓一天的時間變長了,早晨的時間更從容了,可以好好地享受一頓早餐,做做運動看看書寫寫字。連夫妻關系都因為一起早起變得更加和諧了。我覺得這樣特別好。

      我們的時代被專家稱為焦慮的一代,睡眠問題普遍存在。各種睡不好、睡不著、睡不穩的睡眠問題層出不窮。這么多人的睡眠不好,你怎么看待這個現象?

      梁冬:確實現在有很多人都有睡眠問題,我覺得這是這個焦慮時代的必然。事實上,不僅僅是中老年人群的睡眠質量在下降,連90 后們都聲稱自己睡不好,而且已經開始為提高自己的睡眠質量買單了——那些香薰、安睡枕、按摩工具等等,很多都是被90 們后消費掉的。我覺得睡眠不好不要抗拒它,學習接受它,是解決問題的開始。睡不好,其實是身體發出的一個信號,提醒我們某處可能出現了問題。不要只專注于如何睡著,而是要找出“為什么睡不好的原因”。有些人就是“應該”睡不好”,無論睡在多舒服的枕頭和床墊上,他還是會睡不著。因為“睡不好”有可能是某種疾病的癥狀,這時就需要找到問題的源頭。從這個角度上來說,發現自己睡眠習慣改變了,應該引起重視,盡早找到問題所在,就是一件對自己生活有意義的事。

      梁冬 | 真自在才會有真喜悅

      梁冬

      除了病理以及壓力造成的睡眠問題,生活方式的變化也令我們的睡眠習慣發生了很大的改變,這也是影響睡眠質量的一個重要原因吧?

      梁冬:我覺得是很多人睡太晚。我們“自在睡覺”社群里最初試過組織大家“早睡打卡”,發現效果不如“早起打卡”。因為為了能早起,前一天晚上你一定得早睡。做了一段時間后大家發現早起給生活帶來的良性變化是巨大的。每天五點左右起床,你可以做做運動、灑掃庭廚、好好吃一頓早飯、和家里的小朋友聊聊天說說話,甚至,還可以有時間讀書。等身體完全蘇醒了,我們的胃才會醒來,才會感到餓,這個時候再去吃早飯,才是正確的時間。現在人因為睡太晚導致起床也晚,每天早晨兵荒馬亂,根本沒時間好好吃飯,有些人不吃飯就出去上班了,有些人隨便吃點什么。其實很多人的胃病就是這樣造成的,從起床到出門只有30 分鐘,你的身體都沒有完全醒來,在不餓的時候強行進食,對胃也是不好的。現代人睡不好的另外一個原因就是過度娛樂。手機屏幕也是很大的因素,除了屏幕藍光導致褪黑素分泌降低之外,線上通訊方式使人們史無前例地失去了某種社交選擇權。每個人都被強制性地綁定在了某個秩序里,讓你身不由己。好在,人們也在不斷地反思。就在今年,我發現晚上11 點后微信基本上沉寂了,凌晨時刻無意中打開微信屏幕幾百條未讀信息的日子過去了,大家也都仿佛明白了什么,或許是我朋友圈的人都老了吧。

      目前對于睡眠質量西方的醫學研究比較多,例如24 小時睡眠監測記錄腦電波曲線,鼻中隔偏曲導致的打鼾導致睡眠期間缺氧影響睡眠品質等等,從中醫的角度如何解釋睡眠不夠好的問題?

      梁冬:中醫認為很多人睡不好的原因是陽氣不足,比如曬太陽的時間不夠。從中醫角度上講,長期得不到充足的日曬身體內會陽氣不足,晚上上床后會出現“陽不入陰”的情況。所謂的陽氣足,類似一個強大的男人,是不用躲藏在自己家里才安全,他強大到可以四海為家,到哪里都可以感到很自在坦然。反之,陽氣不足,他們對于睡眠環境等等往往有特別高的要求,即使睡眠環境夠好,他也未必能睡好。從西方科學的角度來看,每天戶外活動不夠,會影響鈣質的分泌和吸收,同時也會導致身體中褪黑素分泌量不足。這也解釋了為什么很多白領一族明明白天在辦公室里忙碌了很久,晚上回到自己的床上卻無法入睡的部分原因。

      除了通過“自在睡覺”線上傳播優質睡眠觀念,未來是否還有更進一步的舉措?

      梁冬:目前正安有11 家診所,深入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成都、武漢、昆明等城市,還有正安文化、正安生活以及新項目正安自在睡覺。未來會建立一個睡眠中心,針對性解決各種睡眠問題。人體是一個神奇的存在,你會發現身體姿勢對于睡眠非常重要。我們白天醒著的時候拿著手機,頭頸部都是向下看的,是低垂的。當你有意識地將頭向后仰的時候,用不了多久,你就會發現自己睡意滿滿。我在日本訪問的時候有一個睡眠專家建議我睡覺前把床上的墊子放在腰部,讓頭向后下垂這樣躺一會,很快就會覺得特別困。我試了幾次果然如此。所以,提高睡眠品質這個話題,還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做的,比如推出助眠產品,例如私人訂制的枕頭、床墊等等。

      很多中醫診所都有自己的首席坐診名醫,正安是否有打造自己的名醫?另外,現在的中醫醫師們往往都是中醫西醫都學,那么怎么區分中醫和西醫?

      梁冬:正安沒有特意打造某位名醫。我覺得選擇中醫人們往往更注重口碑。好的醫生經過口口相傳自然會有更多的患者來求診。怎么判斷一個醫生是否是好醫生呢?也特別簡單,就是看這個醫生的病人是不是夠多,尤其是復診率是不是夠高。而分辨一個醫生是中醫還是西醫是根據他做出診斷和治療背后的理論體系。比如一個醫生,他給發燒的病人開出清開靈,因為他認為病人體內有炎癥需要消炎,那么即便他開出的是中藥,他也是個西醫。另外一個人給病人處方阿司匹林,因為他認為病人身體內有寒癥,那么即便他使用了西藥他仍舊是一個中醫,關鍵在于他的辯證理論體系。

      梁冬 | 真自在才會有真喜悅

      梁冬

      雖然開創了正安中醫,但你一直不認為自己僅僅是一個做中醫事業的。你怎么定位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以及未來的發展?

      梁冬:很多人覺得我是中醫以及中國文化的傳播者,其實在某種程度上是一個誤會。我個人其實是對“生命”這件事情感興趣,對上古時期的人類智慧感興趣,對人類的生命哲學感興趣。比如我不久前剛剛做了莊子的節目,縱觀中國古代知識分子群體精神上是壓抑和緊張的,你可看看歷史上留存下來的唐詩宋詞,很少有歡樂的基調,整體來說就是郁悶不得志、悲傷壓抑等等。但是他們又總能完成一種精神上的解脫,某種意義上來說是得益于莊子的思想,對于中國的知識分子,莊子的思想是一種救贖,莊子給了中國的知識分子一種精神上的解脫。我喜歡讀古代典籍,未來有計劃和大家分享這些文化經典中的智慧。

      我們每天遭遇著各種各樣的新鮮事物,物質的豐富也在挑戰我們的欲望,不斷裹挾中,很多人覺得無法選擇自己的生活狀態。如果可以,你希望選擇怎樣的生活狀態?

      梁冬:當下的社會環境給人一種變化無窮大的感覺。表面上看光怪陸離,目不暇給,其實很多是商業上的需要,過度的生產制造必然帶來與之相對的過度的銷售和市場推廣。商家必須通過廣告告訴大眾你需要這個,之后再兜售給你。你不買,那么你就OUT 了。但是,物質生活極大豐富的結果必然導致有一天人們對于極簡生活的向往。類似日本,經歷過物質豐富的時代,現在的日本人選擇更簡單甚至有點匱乏感的生活,他們主動選擇斷舍離,不給自己額外多余的物質負擔,重新將注意力拉回到生命中更本質更有意義的體驗當中。這個世界貌似變化無常,其實根本性的真理從來沒有改變過。現代人和古代人相隔百年甚至千年,但是人類的欲望、貪婪、恐懼等等本性還是一樣的。有一天和朋友聊天,談到中國味道究竟是一種怎樣的味道?其實就是“重口味”。代表性的就是川菜橫掃中國,連口味最淡的廣東,也成了川菜的天下,加拿大和美國的中國菜館一樣。我想如果一個唐朝人穿越到了現在,每天吃現在我們吃的這些食物,一定會不耐受以及消化不良甚至腸胃炎。我希望自己的生活能夠回歸簡單、純粹一些。

      作為一個忙碌的職業人, 同時也是一個父親,你如何看待孩子的教育問題?

      梁冬:最近我也在想,給孩子什么才是最有價值的呢?之前以為是知識。四歲的時候我兒子就可以背誦論語和湯頭歌訣。現在我兒子八歲,發現小時候背誦的那些已經全部忘記了。這讓我陷入思考——給他好吃的,吃完就完了。給他灌輸知識,隨時可以被忘記。那么我們當父母的,應該給孩子什么呢?我覺得是好性格和好習慣的養成,這是孩子未來的內在“操作系統”,系統搭建好了,未來就可以放心放手。我現在只要不出差,每天晚上回家都要陪一陪小朋友。有時候是一起散步聊天,有時候是睡前故事。有時候覺得小朋友應該做得更好,轉念一想,自己像他這個年紀的時候還不如他呢,于是就豁然開朗了。

      中大奖彩票

      <dl id="bhzff"></dl>

        <dl id="bhzff"></dl>
          <dl id="bhzff"></dl>
          <dl id="bhzff"></dl>

          <dl id="bhzff"></dl>

            <dl id="bhzff"></dl>
              <dl id="bhzff"></dl>
              <dl id="bhzff"></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