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bhzff"></dl>

    <dl id="bhzff"></dl>
      <dl id="bhzff"></dl>
      <dl id="bhzff"></dl>

      古力娜扎 | 她相信命運總會眷顧有準備的人

      《歸還世界給你》《十年三月三十日》《真·三國無雙》,在2018 年到來之前,娜扎已經為這一年準備好了兩部電視劇和一部電影。這個世界走得太快,娜扎盡量慢下腳步,她深知自己的不足,更愿意走得穩步而踏實。她相信命運總會眷顧有準備的人,而不只是幸運的人。每一點細微的轉變,都是她信心力量的來源。

      古力娜扎 |  她相信命運總會眷顧有準備的人

      古力娜扎

      “明星的生活是什么樣的?”作為房間里唯一一個知道答案的人,問出這個問題后娜扎蹙起了眉頭。出道第八年,她依然沒把自己當成明星,所謂“明星的生活”,聽起來總還像是別人的生活。采訪前一天,她過著典型的明星生活,紅毯上鎂光燈下,華服嚴妝以待。第二天,她不施粉黛,過著非典型的明星生活,工作日一早起床通勤,窩在繁華城市的僻靜角落,和初次見面的陌生人坦率地分享自己的私人生活,就像學校里初次見面的室友一樣坦誠可愛,棕色瞳孔后面,是不設防的美麗與磊落。

      十年之前,對于娜扎來說,生活看起來有很多的可能性,爸爸希望她備考文工團舞蹈演員,媽媽一直想讓小女兒當醫生,她自己則羨慕著像姐姐那樣的空中飛人。但無論是哪條路,娜扎都從沒想過要“當一名演員”,她說:“這對我來說好像太遙遠了。”

      然而命運的走向不是由自己而定的,它潛藏在一個又一個細小轉折的推波助瀾里。文工團對舞蹈演員招募的限令,路邊遇見的陌生星探,平模里鵲起的聲名,朋友們對娜扎報考影視學院的鼓勵,終于一張照片走紅網絡,帶走了娜扎的其他可能性,舞蹈演員、醫生、空姐,從此都只存在于平行時空的想象之中,樹林里那條人跡稀少的路變成了唯一的路。2011 年初,“北電最美藝考生”橫空出世,娜扎用幾張照片壟斷了各大門戶網站首頁,之后簽約唐人開啟了自己的演藝生涯。

      古力娜扎 |  她相信命運總會眷顧有準備的人

      古力娜扎

      先愛自己 才會被愛

      過去一年的時間,娜扎演繹了兩部迥異的職場電視劇、一部電影,從《歸還世界給你》中的時尚總裁沈憶恩,到《十年三月三十日》中的稚嫩產品經理袁萊,用不同的層面上相同的現代女性追求,完成了自己十年變化的注解。

      出道初期,心有困惑的娜扎像極了初入職場的袁萊,一樣初初向社會人成長的時期,娜扎從袁萊身上看到了當年的自己。“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對的。比如別人覺得我穿哪件衣服好看,但未必那件衣服就是我喜歡的。但當時沒有經驗,也不知道如何評判怎樣是對的、怎樣可以更好。”剛進入這個圈子的娜扎沒有那么自信,也不太懂得如何拒絕“別人”對她的設定,外部的質疑讓她一度陷入自我懷疑,直到林青霞告訴她:“如果你自己都不愛你自己,那你怎么能做到讓別人去喜歡你?”娜扎恍然大悟,時時用這句話向內自省,向外,則是在荊棘中的堅定成長。“我現在最大的改變就是越來越自信了。”那個在節目里當著全國觀眾的面哭泣的女孩,骨子里的金牛座性格從自我探索中生長出來,七年過去,她默默努力,從未后退,哪怕仍然帶著倔強的淚。

      拍的戲越來越多,年齡也逐年增長,娜扎自己也從對各種各樣角色的詮釋中感覺到自己的成熟。去年,娜扎遇到了《歸還世界給你》中的沈憶恩,“成熟、獨立、有氣場的職業女性”形象,讓娜扎看到一種力量的來源。她突破了女性職場發展天花板,環視一群年紀足以做自己父親的下屬,自信滿滿地掌管著一整個集團的發展。這對一向溫和的娜扎來說是個挑戰。“一開始我特別害怕自己演不好,壓力山大。這角色有很復雜的情感,還帶一點懸疑的成分。如果沒有她那個氣場就弱弱的,我平時生活中也不是氣場特別強大的那一類。”

      她知道自己亟待努力的方向,于是自己天天揣摩劇本,抓到空擋就找導演,也會細心觀察生活中的類似人物,從剛進組的一個星期還在努力找角色的過程,到后來導演說她的演繹對自己是個超越。一千場戲下來,沈憶恩的故事完結了,娜扎知道,這一千場戲不能說自己百分之百都詮釋得很好,但對她來說無疑也是一次成長,雖然在這過程中她也曾有過質疑。“真的有懷疑。因為我有時候演完,會覺得這個感覺對嗎?然后就問導演,他們去看剪輯,說不錯啊,挺好的。我就會想,真的嗎?”《歸還世界給你》劇組在法國殺青時,娜扎離開擁抱慶祝的工作人員,在暗處擦拭眼淚,她有些不敢相信:“真的結束了嗎?因為陪著沈憶恩經歷了很多,所以結束的時候確實有些不舍。”

      古力娜扎 |  她相信命運總會眷顧有準備的人

      古力娜扎

      享受表演,享受演員的成就感,是娜扎這幾年樂在其中的事。如果你去電影院看了《縫紉機樂隊》,開場關燈后發現一個身影偷偷摸進座位,又在結束開燈前溜出影院,那或許就是娜扎本人。她自己跑去電影院看了好幾遍,“每次看都覺得很好看。”

      “最擔心的是一進去沒什么人看,但每次去的時候感覺電影院都是滿的。從頭到尾我能聽到大家在笑,難過的時候真是在難過。我覺得挺欣慰的,這對演員來說就是那種幸福感吧。做演員、詮釋這樣的角色,就是希望能讓觀眾看到我的努力,真的相信這個角色,那種時候就會覺得自己做到了,很有成就感。”講起這一段的娜扎,眉眼間跳動著生動的興奮感,面對觀眾的相信和肯定,她的開心純粹如初。她像《了不起的麥瑟爾夫人》里的蜜琪看丈夫的脫口秀表演一樣,在心里做著筆記,哪一段觀眾笑了,哪一段觀眾哭了,哪一段觀眾舉起手機拍照了,包括觀眾哪一段吐槽了。

      三刷《縫紉機樂隊》時,娜扎飾演丁建國驚艷登場,在火車站拖著箱子款步前行,鏡頭不加掩飾的特寫,仿佛她的五官美得還不夠迫人似的,影院里突兀地響起一聲“反正我不喜歡她”。“反正”二字其間的語氣意味,實則是已經信服了眼前的角色又需凸顯自己“品味不同”,是防線坍塌后的殊死抵抗。她覺得有些好笑,又覺得有些欣慰:“我覺得她至少認可了我的角色,這就夠了。”

      一個叫“建國”的少女,從名字開始就是帶著故事而來。導演大鵬在雜志上看到娜扎照片的第一眼,就覺得這就是建國。他把《縫紉機樂隊》的劇本發給娜扎團隊,本來沒有檔期的娜扎一下被少女“建國”吸引了,畫面感撲面而來。“我當時就把自己代入進去了。如果有機會詮釋這個角色,我一定會演好。”一位大眾印象中的“仙女專業戶”就轉型哥特系“建國總”。丁建國可能是娜扎剪短發的意外收獲,她看到了自己更多的可能性,旁人也看到了。娜扎獲得了期待的勇氣,她希望,這是一個轉變的開始。“他們很多人看完《縫紉機樂隊》,真的很相信那是丁建國,包括我熟悉的朋友看了之后都不會覺得那是娜扎。我覺得這對我來說是蠻好的評價吧,我聽了之后很開心。”

      “感覺這一切都是緣分,能遇見《擇天記》、丁建國都是緣分,我很感恩。當然現在的表演還沒有達到我的預期,我不會放棄的,不管怎么樣摸爬滾打,還是希望有一天自己覺得滿意,也不是說一定要證明給別人看。”跟別人沒關系,娜扎更多的是跟自己較勁,做了就一定要做到自己滿意,就像小時候盡管常被看重自己的老師“罵”,壓力山大,她知道,不能讓老師失望,更不能辜負自己,從“班里最不會跳舞的那個”努力地成為了那個永遠不會從中間位置掉下去的女同學。

      古力娜扎 |  她相信命運總會眷顧有準備的人

      古力娜扎

      倔強地做簡單的自己

      生活中,娜扎性格溫和,不愿意給大家添麻煩,某種程度上來說,是“合作度很高”的那種藝人。也許和家庭成長環境有關,娜扎不需要費盡心思地去爭取什么,爸爸媽媽對她期望很高,但從不給她太大壓力,只是希望自己辛苦養大的孩子,會擁有更好的獨立的生活。家人會給她最好的保護,她也愿意溫和待人,相信身邊人都像家人般良善。在家里,姐姐古力加那提“很ma n”。“我姐姐就有點像男孩子的性格,她會像哥哥一樣保護我,從小到現在都是。現在我姐姐就像是我爸爸一樣的感覺,因為她的性格和我父親很像。”娜扎的一帶而過里,有令人心臟停跳一拍的沉重,父親去世三年了,好在娜扎和姐姐還有彼此作為支撐。上大學的時候,還會跟姐姐訴苦,為什么別人無法理解自己,要那樣評判自己,家人也會感到氣憤。現在,娜扎跟家人不再說這些,偶爾家人來問,她也說“沒事的,不至于”,不在于“報喜不報憂”,而是她的心態真的越來越好了。

      新疆藝術學院求學階段是娜扎印象中最苦的日子,老師一面看重娜扎的先天條件,一面恨鐵不成鋼,節節課把她放在教室最前面,又嚇唬她“再跳不好就站到最后面去”。入校前沒有受過專業訓練的娜扎膽戰心驚,她沒法跟父母抱怨,學舞蹈是她一意孤行,第一年的學費“在我們那個年代”非常高昂,爸媽早就告訴她,去了就不能后悔。已經下了決心“一定要考上這所學校”的娜扎倔強而執著,她愿意為自己的夢想和選擇全力付出。“考上了之后我可能是班里面不太有舞蹈細胞的那一個,但老師很看重我,從第一節課就把我拉到第一排,給我壓力特別大。但是我覺得,既然我上了這個學校,我自己選擇了舞蹈,老師這么看重我,我就不能讓她失望,我就一直跳一直練,我沒有從第一排中間那個位置掉下去過。考電影學院也是,我專業已經過關了,回到家只需要準備文化課高考,那時候我就告訴自己,我一只腳已經進到電影學院了,還差另外一只腳,我一定要把高考考好。”

      古力娜扎 |  她相信命運總會眷顧有準備的人

      古力娜扎

      爸媽疼著,姐姐膩著,娜扎從來沒有想過,情緒還需要隱藏?話還得兜著圈子說?她不需要對自己的表達做二次處理,笑就直接笑,哭就直接哭。“我覺得我其實挺簡單的,挺逗的,有時候說話也不經過大腦,就是想說什么就說什么。我不會把身邊的人都當成外人來看,他們都像是我的朋友、親人一樣。因為有點過于簡單了,有時候工作人員也挺愁的,他們會告訴我不要什么事情都往外說,不要把誰都想得那么好,但是我不喜歡天天想太多,還是像以前一樣。”

      工作人員苦口婆心,當下她會應承,但一時之后,就把嘴上把門的事情拋到九霄云外。娜扎好像從來沒有想過有時候真心換不來真心的問題:“得遇到點什么事我才知道,原來是這樣的。如果沒有遇到什么事的話,我一直會覺得挺好的。”

      對自己這個缺點心知肚明,她對交好朋友的唯一要求就是—真誠。就這樣一次性在《花兒與少年》中收獲了一籮筐好朋友,8 個人,在27 天里,走過3大洲4 個國家,就算被攝像機24 小時360 度環繞,趕路到心力交瘁的他們也沒有余力維護所謂的人設,在鏡頭下被迫暴露出一個最接近真實狀態的自己,近距離的集體生活讓這群年輕人在最短的時間里成為了朋友。

      古力娜扎 |  她相信命運總會眷顧有準備的人

      古力娜扎

      懷有一顆期待之心

      聽娜扎說話像聽一場三句半表演,讓她好好夸夸自己,她說不了兩句就不好意思了,必須自嘲幾句找補回來。“有點蠢”是《花少》之后娜扎對自己的新發現,累了就是真的累了,毫無掩飾之心。“有點”“有點”,旅途還沒開始幾天,小伙伴們都已經被娜扎魔性的口頭禪傳染了,楊祐寧大呼“有點醉”。娜扎沒有什么長途旅行的經驗,在其他成員討論行程時,她就盡量不插話,以免人多嘴雜得不出個結果,晃神的樣子被節目組扣上花字:“您撥打的用戶不在服務區。”井柏然認真地對她說:“你可以一直活在你的世界里面不用出來了。”

      從前在電視上看到自己,總是在扮演著旁人,從《花少》頭一次通過電視看到生活中的自己,娜扎覺得很新鮮。一起看節目的媽媽持續性承擔人形彈幕工作:“你就是只猴子。”對于娜扎自己來說,參加這樣的節目的意義就在于體驗自己從未體驗過的生活,經歷那些未知的冒險,“當下可能會擔心自己拖大家后腿,會有一些抗拒,但事后想想覺得是一個很美好的回憶,就覺得我經歷過這些,也許以后就沒有這樣的機會了,是很好的事情。而且通過真人秀那些不太了解的人也會看到自己不一樣的一面,這也是通過另一種方式讓大家去認識,我覺得也是一件好事,可能對我來說參加真人秀可以展露自己更多的性格,所以我愿意去嘗試。”打開自己的心,去一點點接受生活更多的可能性,這樣的成長來之不易。

      古力娜扎 |  她相信命運總會眷顧有準備的人

      古力娜扎

      節目的收效遠超她的想象。娜扎一絲不茍的生活態度以及她善良軟萌的性格就成為了這季《花少》的第一個爆點,同樣她的穿搭被時尚博主條分縷析解剖,穿著緊身衣模仿猴子的打開方式讓觀眾發現,原來她還可以是這個樣子的。關于她的議論多了,關于她的非議少了。

      記得微博上曾有人說她長得像男人一樣,她氣得牙癢癢,委屈得直翻自己的照片,想找人家去理論。而現在的她如果看到這樣的評論,應該會笑著說:“根本就不像嘛。”對于現在的娜扎而言,過往的種種不過是玩笑時的談資,自嘲時的作料。她現在更關注的是怎樣才能更好地完成當下的工作和更好地享受現在的生活。這個從前說起話來都有些溫吞吞的姑娘,如今已經成長得更加從容更加淡定,唯一沒有改變的就是她的善良與澄澈。

      話說及此,素顏而來的娜扎妝發過半,化妝師出聲打斷:“你先別說話,閉上眼,我把眼線給畫了。”她乖巧閉眼,落下一扇卷翹的睫毛,再睜眼,眼角飛揚銳利,方才聊天話家常的小姑娘消失了,取而代之一個熟悉的娜扎。她依然知道自己的不足,卻不再自我懷疑,比起不斷質疑過去選擇的對錯,她明白要做的只有“去做”這件事情本身,她在意當下,也希望更多的作品和成長被大家看到和認可,這件事無比純粹,也格外艱難,她深知如此,但永遠不畏為此付出堅持與執著,溫和不代表不倔強,未來不遠處,站著一個更豐富的自己。

      中大奖彩票

      <dl id="bhzff"></dl>

        <dl id="bhzff"></dl>
          <dl id="bhzff"></dl>
          <dl id="bhzff"></dl>

          <dl id="bhzff"></dl>

            <dl id="bhzff"></dl>
              <dl id="bhzff"></dl>
              <dl id="bhzff"></dl>